当前位置:大沽新闻网 > 社会 > 不见炊烟起 但闻饭菜香 从烧饭“柴”的变化看新中国70年历程

不见炊烟起 但闻饭菜香 从烧饭“柴”的变化看新中国70年历程

2019-12-01 16:43:01来源:大沽新闻网

从过去木材的烟熏燃烧到现在液化气、天然气和智能的时代,厨房经历了一场能源使用的“革命”。

开门七样东西,日用品,酱油和醋茶。木材作为日常必需品,被放在首位,这表明了它的重要性。

一般人可能认为在农业时代,“木柴”比其他谋生手段更容易获得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特别是在平原地区的农村地区,烧柴的问题非常困难。它主要是农作物的秸秆,比如可以用来烹饪的秸秆。秸秆燃烧值低,容易发霉腐烂。燃烧时,它有大量的烟雾和微弱的火焰。每次做饭,我都会把整个厨房弄得烟雾缭绕,让家庭主妇们蓬头垢面,满脸都是煤烟。此外,稻草还必须用作猪、牛、羊和其他牲畜的饲料。即使是这种不情愿的燃料也严重不足。

解放初期,我在村子里当私人教师。每天放学后,孩子们回家不是为了做作业,而是为了在丢失书包时带着一个竹簸箕和一把劈柴刀。他们去田里,成群结队地在河边拾柴火。他们捡起枯枝,挖树根,捡树叶。除了黄土和石头,村子周围的田野和道路早就光秃秃的了。孩子们辛苦工作后能捡多少木柴?那天能为晚餐烧柴真是太好了。

由于柴火短缺,我们地区的村庄已经养成了每年秋冬拾柴的习惯,农活也有点闲。村子里的年轻人和中年人成群结队地去离村子20多英里的东山拾柴。村民们称之为“山火”。虽然我是老师,但我曾经在星期天跟随村里的年轻人去砍“山火”。几十年后,痛苦和疲惫仍然铭刻在我的心中。

砍柴那天,我大约在晚上4点起床做饭。做饭后,我吃了一半早餐,把另一半放进了当时几乎每个家庭都有的“礼品袋”。然后我放了一些盐萝卜条,把它们带到山里吃中国菜。然后穿上破布、破布、袜子和凉鞋。戴一顶破草帽,带上木杆、木绳、木垛柱(一种承载货物的辅助工具)。负重时,它可以平衡双肩的压力,休息时,它不能放下负重)以及木刀和礼品袋。冲到村门口,前一天晚上的约会伙伴在等我。穿过竹山渡,穿过浦口镇,从古江村进入山区。这时,天空已经亮了,我看见我面前的群山一座接一座地堆积起来。山路弯弯曲曲,又长又细,路上有许多岔路口。我不知道转了多少圈,爬了几个斜坡,终于到达了目的地。

这时,太阳刚刚升起几丈高,周围特别明亮。然而,前方、后方、左侧和右侧有无数高低起伏的山脉。远处的山里有几户人家。显然,它已经在深山里了。合伙人都是伐木专家。他们知道哪里有好木材。他们把大米和花粉袋挂在松树上,展开并分开。太阳正升到头顶,远处山上房屋的屋顶冒出滚滚浓烟。我的好朋友德阳已经剪了八个小捆,把它们拿到木杆的高度,绑在一个重物上。虽然我砍得很快,尽了最大努力,每捆木柴都比德阳的少得多,但我仍然只砍了七小捆。德阳赶紧来帮我剪最后一捆,他们两个把它绑在一起,放在肩膀上试一试。他们觉得可以把它带回家。

我们一前一后扛着柴火到了早上我们分开的地方,我们所有的朋友都到了。午饭和短暂休息后,每个人都开始带着柴火回来。出山的路大部分是下坡,一边是陡坡,另一边是深溪。运柴车不能向左或向右,只能直走。你看不清楚前方的路。你必须非常小心。在大家的帮助下,我设法把柴火扛回家了。我累得说不出话来。我的肩膀肿得像腐烂的桃子。当我洗脚的时候,我看到我的脚被血泡覆盖,感觉像被热水浸泡过的针一样疼痛。

我既没有力气也没有时间经常砍柴,所以我尽了很大的努力去节约柴火。当时,社会上的高级柴火炉使用钢锯将薄青砖切割成长条,尽可能将炉壁做成圆柱形,并在炉内建造夹层。他们绞尽脑汁想如何让木柴快速燃烧,完全燃烧,提高热能的利用率。我几乎成了省柴炉的专家,但是不管我费多大的劲,省柴的效果还是很有限的,带夹层的炉膛也很不稳定。当我做饭的时候,我不小心戳进了炉子的墙壁,烟火四处乱窜。妻子的头发被烧了好几次,这种味道现在已经超出了年轻人的想象。

改革开放后,形势很快开始好转。1978年,该县成立了一个新能源办公室,倡导新能源。每个家庭都建造了沼气池。人和牲畜粪便发酵产生的沼气可用于烹饪、烧水和照明。烧柴的问题已经大大减轻了。沼气的主要成分是甲烷,燃烧后变成水。它不像烧稻草和草根那样污染环境,而且非常干净。然而,当时各种设备相对简陋,用于运输甲烷的塑料管容易老化、破损和漏气。沼气供应没有保证。有时,当一半的大米被沼气烧掉时,烧饭用的柴火炉子就必须备用。

瓶装液化气体在1980年开始流行。到20世纪90年代,燃气灶在农村地区已经基本普及。烹饪不再需要冒烟的火,也不需要辛苦寻找柴火。过去,光秃秃的荒山变成了绿色,水变成了绿色,空气变得新鲜,环境变得美丽。自本世纪初以来,城市居民逐渐使用管道天然气。不再需要一瓶一瓶地灌满气体,生活变得更加轻松和安全。

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,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,国家的经济繁荣,水电、风电、潮汐能、光伏发电和核电的快速发展,电力供应越来越充足。我们烹饪和炒菜用的气体较少。我们基本上使用电饭锅和锅,它们正在迅速变得智能化。要做饭,只需根据你的个人喜好按下开关。今天的年轻人可能已经不知道“柴”是什么了,而“柴”这个词在汉语中正在迅速消失。

烹饪“柴火”的变化和升华,再次让我们生动而具体地感受到新中国在过去70年里带来的巨大进步和发展。

快三网上投注 五分彩投注 金赞国际